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kb88 >
kb88
日本政府选择“最省钱”的核污水排海方案却花高价洗白纯属本末倒
发布时间:2023-08-24 13:25 来源:未知

  日本政府选择“最省钱”的核污水排海方案却花高价洗白纯属本末倒置

  人民网东京8月22日电(许可、陈建军)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今年春天以来,日本外务省陆续在网络上发布有关福岛核污水排海安全性的动画宣传片,并添加多语种字幕,加大对外宣传力度。日本政府当初选择了成本最低的排海方案,如今却花费大量人力、物力用于公关宣传,试图洗白。这种舍本逐末的行为,能达到日方想要的结果吗?

  日本外务省发布的有关福岛核污水排海安全性的动画宣传片。图片来源:日本外务省YouTube视频截图

  日本政府斥巨资公关 仍遭民众强烈抵制

  自从福岛核污水排海计划对外公布以来,日本政府从财政预算中共拨出800亿日元设立基金,用于补贴因排海受损的涉渔产业等。曾任《朝日新闻》记者的牧内昇平经过调查发现,日本政府在2021年度补正预算中拨出300亿日元设立的“排海对策基金”,其中约30亿日元被用于公关宣传。电通、博报堂、读卖新闻东京本社、JTB等日本知名广告公司、媒体、旅行社均承接了促进公众理解所谓“福岛核电站处理水”安全性等的宣传项目。其中,仅电通一家公司所承接的宣传项目金额就高达12亿日元。这些公司通过铺天盖地的电视、新闻、网络广告等宣传轰炸,企图洗白日本政府将核污染水排海的举措。

  围绕日本政府斥巨资公关,中国驻日本使馆发言人就日方设立核污染水排海基金答记者问时表示,这明显是企图息事宁人的“封口费”,也说明核污染水排海有问题,而且是大有问题。面对天价补助金,日本民众依旧不买账。日本全国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等渔业组织多次重申反对立场,福岛县生活协同组合联合会等组织先后向日本经济产业省和东京电力公司提交了超过25万人的反对签名。日本民众也多次举行反对核污染水排海的游行示威活动。据共同社发布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88.1%的受访者认为核污染水排海会导致产地形象受损。

  其实,日本政府不将主要精力用于处理核事故的善后工作,反而想尽办法投机取巧的行为早就有迹可循。2021年4月13日,在做出核污染水排海决定的当天,为宣传福岛核污染水的“安全性”,日本政府就推出了核污染水中所含放射性物质“氚”的吉祥物,试图让公众产生亲切感,结果却惨遭翻车。由于受到大批民众的抵制和投诉,该吉祥物的海报和视频仅一天便被迫下架。据负责人透露,该吉祥物的相关制作费用达数百万日元。

  为了包装核污染水,日本政府煞费苦心地首先从名称上入手。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坚持把经过多核素处理系统(ALPS)处理过的核污染水称为“处理水”,宣传其达标可以排放。然而,ALPS在运行过程中屡屡被爆出现问题,不仅技术不成熟,其安全性也受到质疑。其次,将核污染水与他国核电站正常运行排水相提并论,混淆视听。对此,BUSINESS INSIDER JAPAN网站毫不留情地戳穿了日本政府的诡辩。该网站报道指出,日本政府无视国际社会有史以来首次将与融毁堆芯直接接触的核污染水排入海洋的事实,简单替换为水中所含放射性物质的浓度问题是在偷换概念。日本政府面对国际社会的质疑,在没有进行任何调查的情况下,就认定他国的观点“不科学”,反而证明了自身缺乏科学依据。

  拉拢盟友背书 引发广泛质疑

  此前,日本政府曾邀请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对核污染水排海计划进行评估,并将评估报告作为排海的“通行证”,引发广泛质疑。《东京新闻》犀利指出,IAEA本身就是一个促进核能研究开发和应用的机构。日本外务省官网显示,IAEA的资金来源于各成员国义务出资以及自愿捐款。根据日本《外交蓝皮书》记载,日本外务省2020年对IAEA的拨款总额高达63亿日元。日本总务省网站公布的报告显示,2015年IAEA资金来源中的日本出资比例超过10%,在成员国中名列第二。此外,日本经济产业省、原子力规制厅等政府部门还向IAEA派遣了多名职员。由日本介入程度如此之深的IAEA得出的评估报告,结果可想而知。

  福岛灾民团体“核事故受害者相双会”成员国分富夫质疑称,IAEA的很多成员国都提倡核电,再加上从日本获得大量资金,让人难以相信能给出中立的评估。他指出,如果IAEA对福岛向海洋排放氚进行限制,那么世界上其他核电站的氚排放也会受到限制。使用核能的国家将面临氚的处理难题,核电站可能会因此无法运行。因此,IAEA此次为日本的核污染水排海计划背书,其实只是一场“核电拥趸上演的闹剧”。事实上,就连IAEA也忙着撇清干系,在评估报告声明核污染水排海是日本政府的国家决定,该报告对此既不推荐,也不支持。

  只顾短期眼前利益 排海方案优势不再

  日本政府的一番洗白操作,导致核污染水排海方案的成本远超预期。日本原子能市民委员会和记者牧内昇平给日本政府算了一笔账。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下属的主要负责技术审查的氚水项目小组公布的数据,排海方案在时间为91个月、成本34亿日元、面积规模400平方米的前提下,被认为具有优势。然而,同为经济产业省下属的ALPS小委员会的数据显示,排海时间已被设定为20至30年。根据东京电力公司公布的资料,为建设海底隧道排放设施和测量等,仅2021至2024财年的三年预算就达到约437亿日元。加上未来30年的维护管理费用以及日本政府为此设立的800亿日元基金,排海方案的成本已超过1200亿日元,优势不复存在。

  日本农林水产品和食品出口金额示意图。图片来源:日本农林水产省网站

  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日本农林水产省公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日本农林水产品和食品的出口总额达1万亿4148亿日元,创历史新高。其中,农产品为8870亿日元,水产品为3873亿日元。出口对象国·地区中,中国大陆位列第一,香港地区紧随其后。在日本政府宣布将于今年夏季正式启动排海方案后,中国海关总署表示,为防范受到放射性污染的日本食品输华,保护中国消费者进口食品安全,禁止进口日本福岛等十个县(都)的食品。香港特区政府也发布声明,一旦日方开始排放福岛核污染水,会即时禁止福岛等十个县(都)的水产品进口。日本政府只顾眼前利益,因小失大,可谓得不偿失。

  据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当地时间22日上午,日本政府宣布最早将于8月24日开始排放福岛核污水。日本政府无视国内外反对声音的短视行为,将对全球海洋生态系统与人类健康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